#26

比森特·瓜利亚尔特:走向自给自足的智慧城市——巴塞罗那城市规划新路历程

2018-01-22

规划大厦201

摘要: 本次讲座将介绍巴塞罗那战略规划2040,包括社会型大都会建设,城市更新战略,城市轴心的规划建设,以公共交通系统、慢行交通系统、绿地和商业设施串联,公共住房的开发、传达身份的公共设施、人行维度的城市空间营造、城市再自然化、智慧城市与低碳城市等内容。

姓名:比森特•瓜利亚尔特 Vicente Guallart

比森特·瓜利亚尔特担任西班牙巴塞罗那市总规划师(2011-2015)期间,负责制定巴塞罗那城市转型战略蓝图及主要项目开发。作为巴塞罗那城市人居(Urban Habitat)部门的首位负责人,综合管辖城市规划、住房、环境、基础设施和信息技术等部门。瓜里亚尔特先生认为:21 世纪的城市是全球与本地、现实与虚拟世界交织的复合空间。城市规划是多学科协同创新的最佳平台。新型的城市规划将融合城市基建与气候环境,整合能源、资源、能量在城市内外的转换。用循环经济的理念让城市自给自足,这就是“都市主义 2.0”。

瓜利亚尔特先生创办了全球前沿的建筑学研究生院——加泰罗尼亚高等建筑学院(IAAC),并主持了“媒体屋”(Media House)(与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合作)及“数字化制造住宅”(Fab Lab House)等项目。

瓜里亚尔特建筑事务所的项目包括台湾富基渔港、基隆港、西班牙巴伦西亚 Sociopolis 社区和 Gandia 共享社区等。他的作品在威尼斯双年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华盛顿 AIA 展出。

活动回顾

深圳在全球享有“创新之都”的美誉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深圳。非常高兴来到深圳分享我在巴塞罗那所做的工作。我把跟大家分享的内容分为三部分:1、我作为Iaac(加泰罗尼亚高等建筑研究院 Institute for Advanced Architecture of Catalonia)的负责人对学校情况介绍;2、我作为巴塞罗那总建设师的工作成果分享;3、对我做过的项目进行介绍。

重新定义“什么是建筑教育”

在座各位都是建筑和规划方面的专家及专业人士,所以我想在这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Iaac的理念——重新定义“什么是建筑教育”。

作为传统的设计或者是建筑设计的教育,老师和学生是分开的,学生要画大量的图,但缺乏建造方面的经验。而我认为建筑师专业不应仅仅局限于建筑尺度,而应是从宏观的区域规划、城市化,到建筑、公共空间,再到制造数据,横跨了从宏观到微观的各个领域的过程。这才是我们定义的未来建筑师。所以Iaac的定位是学校像一个大工厂,学生不仅从事设计工作,还动手把设计的方案造出来。

学校内部空间

学院是2001年,也就是十几年前创办的。所以它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数字世界和传统建筑世界进行融合。因此,我们学院的建造实验室里引入了大量数字科学技术,包括常见的设备。我们和MIT合作,他们的学生会参与各个方面,学习各种课程,比如比较常规、经典的城市设计。在上课过程中,动手制作的部分很多。这个墙上巨大的巴塞罗那地图就是由学生一起制作的。

学生制作的巴塞罗那地区地图

同时,我们的学生也会自己去设计所需要的设备,因为他们有一些设计理念是需要通过特制的机械设备来辅助实现的。比如说,我们可以用黏土来打印大尺度的3D建筑模型,也尝试过用黏土打印隔断墙,还有在空气中用热熔的方式进行3D打印。非常自豪的是,我们搭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打印机,跟这个房间差不多大。这是不同的小打印机器人,可以根据建筑结构,一边打印一边适应,在依附上面不断适应的关系。

曾经的“世界最大的打印机”与小型打印机器人

然后,我们学院引入了全新的教育模式——沉浸式教育。这个领域的先驱是美国莱特学院,莱特学院有一个在大自然中的沉浸式教育基地。我们受这个启发,在巴塞罗那做了自己的版本。这是一个位于山区的历史地区,有一座已经废弃的19世纪建筑。我们把建筑改造成校区,学生们可以在其中学习和生活。在这里学习和研究的不仅是建筑本身,还围绕着人居的概念,涉及到周围环境、建筑、人居环境的所有新陈代谢要素的循环,并将其作为体系来展开研究和实验。

巴塞罗那的沉浸式教育基地
我们也在这个项目中展开分布式能源及下一代能源体系的研究,这被称为“能源界的互联网”。作为建筑师应该不仅是建筑材料方面的专家,比如像木材、水泥方面的专业人士,我们也应该成为所有领域的专家。

在沉浸式的校区里面,我们在历史建筑旁边加建了一个制造实验室。因为校区在森林里,所以我们所需的建材都是自己采集和通过数字设备加工的。另外,我们自己种植蔬菜瓜果来满足生活需要。这个校区的生活是非常活跃的,很多毕业典礼和庆典都在这里举行。

加建的制造实验室

在十多年前,我们就非常积极地参加了威尼斯的建筑双年展。这次看到深圳的双年展,引起了我的共鸣。十多年前我们和MIT合作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当时已经在研究如何把建筑变得智能化,也就是如何把建筑与互联网科技结合在一起,我们集成了芯片和物理的东西在里面,做的就是物联网的前身。我们当年参展的项目是一个非常概念化,想象未来数字化的生活空间。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就是面向未来的建筑核心理念应该是什么呢?

很多年前,我们组织了“自给自足建筑设计”的竞赛。而在当下,先进制造和生态建筑已经是非常火的概念。2018年9月开始,我们会推出新的研究生课程,探讨在不同领域相互融合以后,下一代更加先进建筑模式应该是怎样的?在这里,我非常希望中国的学生有机会到巴塞罗那去深造,学成之后可以回国贡献。

“自给自足建筑设计”竞赛

我们的课程里不仅仅是用参数化技术去设计炫酷的模型,同时会将参数化设计应用在个性化,把设计转化成容易实现的产品化理念的建筑成果。整个过程中,建筑师或设计师不只要提出前期的设计方案,还要考虑如何落地以及建造的基本零件,这是非常完整的、循环的锻炼。

我们在学校研发和制造了巴塞罗那第一代太阳能屋的快速原形。这是2010年时1.0版本的太阳能屋,屋顶覆盖的是曲面的太阳能板,室内的氛围和环境相当宜人和宜居。太阳能屋1.0版本,只是单层的探索,下一阶段我们将探讨如何实现在高层模式下构成自给自足的房屋。

太阳能屋1.0

其实通过太阳能板来产生建筑所需能源的方式是很常见的,但我们还会探讨如何利用地面变化的角度来迎合太阳的变化。以一层作为原形,然后扩展到高层。这是太阳能屋2.0版本,这座房子所产生的能源不仅能给自己供电,还可以给这栋房子的电动车充电,满足这栋房子的所有能源需要。

太阳能屋2.0及设计图

中国是全球城市发展最丰富最活跃的地区,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对巴塞罗那感兴趣,对这个课程感兴趣,也希望他们可以找我。所以刚才第一部分我介绍了非常前卫或者前沿的创作实践,下面进入第二部分,我作为巴塞罗那的总建筑师,如何实现这个工作?

作为巴塞罗那的总建设师

巴塞罗那是一座具有创新力的城市,市长要求我给这座城市的建筑发展带来创新。这本书是我作为总建筑师,将过去五年中的工作成果集结出版而成,里面有很多的经验总结。

Plans and Projects for Barcelona 2011-2015

巴塞罗那有200万的人口。作为一个城市规划单位,传统的模式是只在规划层面来规划这座城市。而我作为巴塞罗那总建筑师去领导这个城市的规划和建设,首先通过系统图提出了全新的规划理念。系统图也被称为城市解剖图,它定义了我们城市的各个体系,比如环境部门、交通部门、能源部门和环保部门,还有建筑部门,这些部门像人体器官一样,通过整个系统图去实现协作,城市总规划建筑师就是这些部门的领导。此外,系统图还包括了城市所有的大自然环境、城市的建筑尺度。

系统图(城市解剖图)

作为总建筑师,我先和市长一起制定了巴塞罗那的宣言作为这个城市的愿景。这个愿景是巴塞罗那应该成为自给自足的城市,拥有高效的社区生产。这个城市应是以人为本的,是高度连接“零碳”的大都会。然后,我重组了这个城市规划管理的架构,引入了分布式城市规划的理念来领导多功能团队。我把这个城市工作分为七个部分来实现。

首先是城市的住宅问题,我们开发了很多社会住宅的项目,虽然是社会保障住房,但是我们非常强调生活质量。所以我们对廉价房做了很多研究,探讨如何在采光、日照、生活空间方面实现更高质量的生活条件。我们对建筑住宅单元的布局也做了大量研究,以面向不同类型的受众。不同状态的社会人群都需要不同的生活空间组合,可能是大学毕业,可能是单身,可能是老年。同时,我们还制定了面向游客及流动人口的公寓规则。另外,一些早期的建筑在能效、美观方面都达不到要求,所以我们对城市建筑做了大量的改造工作。

第二是公共建设。首先,我们制定了公共设计的一些标准。对于巴塞罗那来说,公共菜市场是城市公共生活的组成部分,所以我们对公共菜市场营造投入了大量的工作时间。我们也做了很多混合功能的公共建筑,把学校、幼儿园、运动的一些空间资源整合在一起;把旧的厂房改造成创新文化产业园,产业园里面能够展开大量的研究项目。

混合功能的公共建筑Sant Martí小学

第三,城市的公共空间营造。首先,我们花了很大力气对城市主干道的构成进行改造。我们减少了机动车的行驶面积和车道的数量,增加了人行道的宽度,增加了更多的空间给慢行系统,包括自行车。我们做了大量规划原则和规定,把这些被机动车所占用的空间释放出来,还原成公共的社会所需街道空间。同时,我们投入了少数经费来改造小型社区空间,比如都市种植社区改造计划就获得了大量市民的参与。

对于公共空间的使用,我们制定了大量更加精细的规则,我们会根据不同路面来制定如何更有序的使用路边公共空间。前几年巴塞罗那的人行道分布比例是10%,我们的目标是增加到35%,也就是说在未来应该更多人使用慢行交通系统或者是共享交通系统来满足交通需要。

红色区域为自行车道

第四,旧城改造的问题。巴塞罗那一共有九个旧城,包括巴塞罗那非常著名的人行街,对游客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以帮助规划连接商铺的分布,让公共设施的安排更加合理,提升步行街的使用体验。

还有一个特别的项目,项目基地的地下是巴塞罗那的历史遗迹。跟传统做法不一样的是,我们在上面搭建了一个市场,下面是传统的历史建筑,这种旧城改造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业态。

历史遗迹和现代市场的结合

第五,交通的问题。对于所有的大都市来说,交通都是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首先,巴塞罗那鼓励使用自行车的做法是非常独特的。自行车和公交车在城市的交通系统里面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自行车可以在主干道中间快速骑行。传统的以机动车为主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巴塞罗那在做的事是大量改造,比如说拆掉这个90年代的机动车高架快速路。这个高架是源于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在城市里面有高架桥是很酷的。当时花了很多钱建造,现在又花很多钱拆掉,因为未来需要更多人性化尺度的空间。

巴塞罗那和深圳很像,是背靠山、面向海的城市。下面来谈一下整个环境的问题,作为一个钢筋水泥的城市,怎样把城市重新恢复自然的原貌?巴塞罗那南侧是地中海,北侧是山体,山和海之间创造了一个绿廊。同时,利用很多建筑的屋顶来做绿色屋顶,这也是西班牙最大屋顶都市农业项目。但是有一条高速路切断了城市和山体的关系,所以我们在这里做了很大的项目来重新建立联系。

我作为总建筑师,首先在山体和城市的界面确定了16个城市关键点,推出了16个国际竞赛。其中一个非常前卫的方案是在山和城市之间做一个绿色的桥。桥的尺度非常大,只能让动物和人通过,这代表城市的空间应该更多的是还原给人、环境和生态以及还原给人性化的尺度,而不是机动车辆。

“绿桥”方案

作为巴塞罗那总建筑师,不仅要做刚才的这些领域,还涉及到和技术之间的合作,也就是智慧城市的领域。比如说如何将城市公共空间WIFI的技术和城市公共空间基础设施整合。我们设计了依附路灯的综合装置,这个装置既有物联网的传感器,又能作为WIFI的站点,可以和附近的智能垃圾筒连接,收集“垃圾筒满了可以去处理”的信息。

我们还在城市的创新区打造了智慧城市产业园,这个智慧城市产业园也是历史城区改造计划,它是19世纪的旧工业区。这个改造不仅是将建筑修缮,而是应把作为学院的研究应用到传统旧城改造项目里面,通过改造使园区成为能效更加生态的建筑。

智慧城市产业园

除此之外,我们也用了大量的数据去了解城市的发展变化,包括巴塞罗那创业企业的分布,这代表了创新力所在。这个城市的创新也应该发生在社区,所以在城市的每一个社区都有自己的创客空间。巴塞罗那当年主办了“全球创客城市”,在这个领域,巴塞罗那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和深圳沟通的。

同时,我们也重新制定了关于城市街道照明的总体规划,不仅从能源角度,也从市民体验的角度,为城市照明提供更好的体验。巴塞罗那就海滨城市领域也做了大量基础建设,就这个城市的雨洪治理情况做了大量的整体规划,也做了泄洪的重要基础设施。

在垃圾回收和管理方面,我们也做了很详细的规划。总建筑师的工作是涉及到城市方方面面的。期间,我也发起了全球城市总建筑师交流网络,和公众有非常好的交流。

巴塞罗那街道照明计划

瓜里亚尔特先生的项目回顾

最后,回到我作为建筑师实践的层面介绍一下我所做的项目。后天我会应邀去苏州,和中衡一起开启大师联合工作室的模式。这是我多年前在台湾的一次建筑大赛当中获胜的作品,是一个渔民海鲜市场,用了很多生态的概念去设计。

渔民海鲜市场

另外一个是我在基隆港做的公共空间的项目,实际上是市民广场。我们作为游客在乘坐游船时第一眼会看到这样巨大的字样,设计师把城市的雕塑和家具结合在一起,给市民和游客在这上面作休憩。

台湾基隆港公共空间

还有一个项目是在我的家乡做的社区建筑,项目面临的问题跟全球各大城市所面临的一样——城市扩张,侵蚀城市周边农业用地。新的设计把街区和农田农业生产整合在一起,由每家每户去种植小的农业地块,有大量社区种植的概念,同时保留农业景观和城市景观。

街区和农田农业生产整合

江苏省宿迁市市长到巴塞罗那去考察,觉得这个概念很好,要引入宿迁。这个是宿迁传统的改造方案,立足点不仅是改造菜市场,同时引入社区中心,这在宿迁叫城市之家,这里面承载了很多社区公共功能。王市长是非常有中国文化底蕴的市长,他用玲珑的概念对方案重新演绎,保留多层穿透,形成公共空间的光影效果。

引入玲珑的概念,多层穿透

宿迁位于大运河重要的拐弯节点,有着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宿迁市长还给我出了第二道题,对已有街区重新规划,引入地标性的概念。

为宿迁设计地标

刚才展示的项目只是凤毛麟角,很多项目其实有大量信息内容。如果有问题或需要,我们可以场下进行交流,也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吸引更多中国的专业人士、学生到巴塞罗那深造,把经验带回来,为本地的城市建设添砖加瓦,谢谢。

交流环节

观众:我想问一下关于规划机制的问题,我们有很多很好的方式,所有人都在讲可持续智慧城市,但是这些东西到最后都没有非常好的实施,能伴随着城市政治体制改变或者是社会经济发展,比如说一个市长在任四到五年,但是随着市长换届会带来一些影响。

Vicente Guallart:首先巴塞罗那有非常好的规划师和建筑师,有非常棒的市长。我们每一届的市长之间都有非常好的传承,下一届市长会传承上一届市长非常重要的方向,而不是推翻上一届市长的策略。把未来在当下实现这一点上,我们是以提升市民生活质量作为非常重要的依归来进行导向的。长话短说,我认为巴塞罗那有一种创新的基因,我们希望成为全球第一个拥抱创新的实践者,我们相信通过我们城市的实践和展示,有些做法可以应用到其他地方。


观众:在提出了一个比较好的规划想法之后,如何使每一个利益相关者都满意?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你在这方面有哪些经验?

Vicente Guallart:这个是创新的曲线,是创新的生命周期。在开始的时候,只有极少数人相信或者开始做创新的事情,这些人叫做早鸟。然后从3%再到比较早的那波人可能是30%,当其他人看到30%的人都拥抱新产品的时候,所有人都来了。就像我们把机动车在公共道路空间减少的时候,触犯了很多人的利益。我们的方法是先做一些示范性的项目,测试3%的目标人群。如果第一个小规模的测试成功的话,就可以把测试规模扩大,让更多人参与测试实验,这是一步一步实现的。

罗杰斯创新扩散曲线(示意图)

所以我们从过去的这些例子里看到,面对新事物的时候,因为有挑战和很多风险,你可以等待,让其他的城市先行,但是你也可能丧失了这个机遇。创新是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的一个事物。深圳也是创新之都,创新是它的基因,这毋庸置疑,所以深圳真的应该和巴塞罗那是一对好朋友,谢谢。


观众:自给自足的城市有多少是100%自给自足?现在是“地球村”的概念,一个地方毕竟有所为有所不为,很难依靠自己。

Vicente Guallart:这个项目是100%自给自足能源。最大的挑战是能源的储存,因为太阳能在夜间是不能生产的,如何把白天的能源储存起来也是一个挑战。同时,电池技术也是一个壁垒,但是科技的迭代是很快的。有了电池的技术,使得能源储存产生更多的效益成果。我们不仅要从单体来看,还要从社区网络角度看,我们建立本地式的分享网络,一栋建筑可以储存能源到电池里,将多余的能源分享给邻居房屋区,现在有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到网络能源里,这个领域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场观众提问

观众:一个建筑是能够实现一个能源的应用,但是生活中很多东西我们很难自给自足,比如卫生纸,这块怎么处理?

Vicente Guallart: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纸的生产可能是通过木材来生产原材料,也可能是通过回收其他纸张来制造再生纸,有很多物料来源。在这个领域,我们也有很多研究的项目,比如说有一个学生的项目,在家庭工作坊里研究生产和纸相关的所有产品。

这是一个实践性的研究项目,把生活的产品方方面面列出来,去研究如何回收现有生活的废料,然后形成一个回收和循环使用。对于不同材料的回收再利用来说,不同材料适用城市尺度都不一样,比如说纸张或木材的回收可能是以家庭为单位来进行的,但是对于玻璃或者钢的回收是以社区为单位来实现的。


观众:关于这样一个层面可能会和两点相冲突,第一点,在当今世界发展中,很多时不我待的速度,是否有相应的时间提供给我们来做这样的发展和研究?第二,自给自足很难满足我们的需求,最终是否和未来小片区的发展或者是小片区的人相冲突?

Vicente Guallart:其实回答你的问题,我们不是用被动式的观念看待自给自足,而是用更加积极的主动式的自给自足,我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今后我们也会说我们是以网络化社会化的自给自足,而不是单体的。

所以从传统的金字塔结构变成创新模型,是人人之间连接的,相互之间是需要交换的体制和机制。比如说刚才漏说了一句,我有新的欲望,我们生活文化是创造出来,我跟更多的人交换,来获得更多的价值这也是一种激励奖励。



声明:以上文字和内容均为现场录音整理并且略有删减,未经发言嘉宾校对。主办方、承办方对本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