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地点:
时间:2017-11-22 10:57

主题:酷茶会126期:公园设计之未来——让城市回归自然

最近公园成为网红,每每有公园开园的时候就会有大量的公众。公园作为城市的公共空间,究竟为什么一直深受大家喜爱?这样的公共空间的活动场所要如何设计?如何应对公众对公园的需求?公园会不会变成一个市民客厅?多一些对日常人的需求考虑,可以满足日常生活。
126期酷茶会非常荣幸请到多位在公园行业非常有经验的嘉宾。
代晓康:深圳公园特色化发展探索
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建设发展部高级工程师生态学博士
我主要从行政管理部门的角度来谈谈最近在全市公园发展上我们的思考,这里我选择了目前最需要探讨的深圳特色主题公园的发展。首先是概念阐述,我们所说的特色主题公园是什么?其实目前全世界并没有比较统一的认识,但是有一些元素、定义还是比较统一的,就是这个主题公园必须是要有一个特色的主题;第二,它不能脱离公园的本质。目前大家说的主题公园,很多指的是商业开发的,比如说欢乐谷、东部华侨城。但是作为深圳市公园管理部门,我们想在深圳市推行的特色主题公园是以某个主题为特色,利用自然、科学艺术等表现手法,营造特色主题氛围,满足居民休闲、互动、健身等需求的场地。这里需要解决的最大的两个问题,第一是公园发展没有鲜明的主题特征;第二是场所精神,包括建筑、场景、植被、造型等要有一个突出的主题。
第二个要谈的是深圳公园的现状,现在深圳公园大概是3个方面的发展:第一是绿色发展。深圳公园建立的目的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是给人们提供休闲健身的场所,但是在最近的这10年之内,深圳公园建设主要的目的是圈地,把绿地以公园的形式保护下来,如果我们不圈地公园,很有可能大片的山和绿地早就被设施、公路占完了,所以首先要绿色发展、维护生态基底。第二是品质创新,第三是文化建园,我们在公园的发展中注意加入一些文化的元素在里面。深圳目前共有921个公园,全市的绿地系统规划在2004年明确了三级公园体系:自然公园、城市公园和社区公园,是按照公园的功能和市民的可达性分成的三个体系。
深圳公园发展品质创新的案例,深圳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
图片来源:代晓康
现在深圳的公园发展现状主要有三点:建设水平不高,前瞻性不强;对特色的主题理解肤浅,同质化明显;以及精细化程度不够,缺乏工匠精神,园艺的精品少。
公园里建设水平不高的表现
图片来源:代晓康
除了公园出现的建设标准低的状况外,羊台山、塘朗山、梅林山的公园基本上都是广场加牌坊的形式。特色主题有做,但是做出来特别的生硬,比如说消防宣传主题公园就是摆一个灭火器。施工都没有达到精品的效果,不久就会出现残破、老化。缺乏场所精神,目前的广场要不就是集散的广场,要不给大妈跳舞的,没有出来体验式的东西。
同质化的广场+牌坊,以及生硬的主题特色
图片来源:代晓康
再来看国际上的主题公园的发展趋势。在生态上注重生态修复和保护,如新加坡的碧山公园,沿河道来布置公园,改造原是混凝土的河道,去直取弯,恢复自然河道形态,增加生态基础设施和亲水空间;首尔的清溪川,开挖河道,进行雨污分流;还有斯坦福的米尔河,恢复生态,引入本土植物,串联周边社区。
艺术上关注专类空间的趣味体验,如以花卉为特色的加拿大布查特花园,英格兰杜鹃花园,足利花卉公园;以植物造型为特色的蒙特利尔植物园;还有数字、人生思考为特色的宇宙思考花园,维格兰雕塑公园。
英格兰杜鹃花园,以花卉为特色
图片来源:代晓康
传承上注重城市历史和发展记忆,比如纽约的高线公园,是在对铁路修复的基础上建设的,这里保留了原来的铁轨,成为一个纽约的文化标志,丰富了公共空间的艺术,促进了社区的融合。在融合上注重其他空间的融合发展,如举世闻名的纽约中央公园,底下有4个被植物掩盖的通道;还有巴黎的拉维莱特公园,把科学城、影剧院、音乐学院和公园融合在一起,是一个开放的空间系统,开放型的绿地。
这其实也是深圳公园发展中大家在疑惑或者是探讨的问题,公园拆掉围墙,让市民可以随时看到绿地,随时进来,把公园和整个的城市空间融合在一起,这是最近10年的过程中公园所做的。我们另一个考虑的问题是公园里可不可以和公共建筑和公共功能相融合,公园里可不可以有影剧院,可不可以有咖啡厅,可不可以主动引进一些公共空间?但是现在公园的设计导则包括公园的发展理念中认为公园就是要植物,这是作为公园建设管理部门最近在探讨的问题。
巴黎拉维莱特公园,一个开放性绿地
图片来源:代晓康
深圳的特色主题公园大概有5个方面发展的总体思路:第一是展现山海城市特质,第二是彰显先锋城市精神,第三是助力城市发展,第四是打造世界著名花城,第五是加强公共空间融合。通过5个方面,我们想让公园更具有滨海特色,承载历史记忆和人文关怀,体现科技创新,提供时尚的空间和艺术设计,当然花卉园艺这个老传统也不能丢。
首先是山海城市特质,深圳最具有自然特色和发展潜力的是岸线,在西部滨海从南山区的海上世界向西扩展到东莞交界的东宝河口,把整个空间串联起来,沿着滨海全部打造成公园。这个特色主题公园以生态修复为基础,提供市民活动为目的,把握滨海城市特质,展现不同时代的历史特征,这个是我们推动岸线的结构优化。在东部的滨海要建设海洋公园、海滨公园,生态修复保护公园,把整个东部的滨海连接起来,成为具有高水准的海滨旅游的目的。
山海城市特征还要塑造整体的河岸景观,大家前面可以看到在河岸通过生态修复建设起来公园的例子,深圳的河也是很有特质的、很有潜力的。在河道这一块准备结合6条主干河流的水质提升,首先是恢复生态。在这基础沿岸建立步道系统、完善基础设施,推进慢行体系。
左图为西部滨海,右图为东部滨海(点击可查看大图)
图片来源:代晓康
还有保护湿地,推进湿地公园建设。不能弄一块水就叫湿地,不是有一个小水塘,一块驳岸就是湿地,湿地的打造是要有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我们的核心特色是保留自然的原生态湿地,最初的生态功能是不能缺失的,再结合花卉的景观打造自然有趣的特色景观,为市民提供观花、观鸟的场所;此外,建立湿地博物馆来展示湿地的奥妙。
另外就是山地资源价值,深圳从东到西有很好的山地景观,包括大南山、塘朗山、梅林山、银湖山、三洲田,整个山地资源非常丰富,其实这些山都被我们立项作为公园了,我们想把它们串联起来做远足径。这个远足径系统要从东到西整个贯通,与平常运动、走一走不一样,满足大家不同的需求。另外是大小南山的整合,南山区去年提出要把南山打造成为深圳的太平山,就是整个把大南山周围的绿地全部串联起来打造成一个具有山海城湾魅力的特色旅游观光价值地。
山地资源价值
图片来源:代晓康
第二个发展思路是彰显深圳先锋城市的精神,要传承城市历史记忆。可能像北京、南京都认为深圳没有什么历史积淀,其实可以从有深圳特色的历史发展来打造文化价值空间,大概分为3个类型:第一个类型是有归属感、领域感的,比如蛇口、华侨城、香蜜湖这些有特色的片区;第二个类型是具有历史文化特征的,像二线关、锦绣中华、深圳大剧院这些都是历史主题的文化;第三个类型是反映时代建筑特色的,像地王、华强北、百花片区,这些都是历史记忆主题公园的选址的意向,在这些区域打造历史记忆的主题公园。同时,我们还要满足年轻时尚的需求,建设水上运动、极限运动、街头喷绘等活动的时尚运动主题公园;为儿童设置趣味、多样的儿童游乐主题公园。
第三个发展思路是助力城市创新发展,深圳一直被誉为设计之都,设计底子非常厚,很多的设计创新走在前列。现在的公园设计不像以前转来转去就是三大园林集团、园林股份,这几年我们引入了很好的,创新精神新的设计公司和规土委合作,我们想打造具有时尚品味的艺术设计的主题公园。另外是完善公园的科普教育体系,这个在以前体会不多,可能带孩子到公园里扫一扫二维码认一认植物就完了,但是科普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功能,我们要结合公园的特点,完善自然科普教育体系,比如说怎么样针对矿山公园、地质公园做科普教育设施,我们会专门和工务署一起合作建设。
融合现代艺术设计的公园
图片来源:代晓康
最后是公园管理中心最近的工作计划,首先要知道特色公园分布在哪里,整体做了特色公园的总体布局,我们规划是新建62个,整体改造12个,局部优化53个,对全市的公园做特色主题大幅度的提升,打造127个特色公园。
特色公园总体布局
图片来源:代晓康
第一批的主题公园,有国际友好城市公园、航天科技公园、竹文化公园、百花园、香蜜公园、青少年极限运动公园、武艺公园、人才公园、改革开放主题园、深圳警园。其中,国际友好城市设计公园选址在中心公园,还在设计阶段。我们做了三个方向,中心公园是分5个地块,现有的5个地块不变的,沿着福田和地下通道要拓宽游览路线;第二是沿振华西路、红荔路下穿,连通三个地块,整合成大型公园;第三是联通笔架山公园,公园和公园之间要打通,我们要定位在国际化、绿色、简洁、亲和的设计原则展示我们的友城文化。这是大概的设计图片。
国际友好城市公园,目前在设计阶段
图片来源:代晓康
航天科技公园初步选在宝安,主要是展示航天主题;竹文化公园初步选在龙华,以农耕文化为主题;百花园是选在园博园,主要以园艺为特色的;极限运动公园,初步也是选在龙华区,主要是解决深圳市玩极限运动的青少年没有场地的问题。武艺公园主要是中国源远流长的武艺的文化,初步是选在大沙河苗圃场。改革开放主题园选址莲花山公园,是明年一定要完成的,彰显深圳改革开放的文化特色。
祝捷:时间和城市生活的剧场
深圳市欧博工程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景观设计部总经理
我觉得在深圳做设计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有这么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下面就看怎么样执行好。今天非常荣幸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做公园这个类型的项目里的一点小小的体会。总体我想通过三个方面讲:首先是我自己理解什么叫公园。第二,我想重点说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时间,公园其实是具有很强的时间性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城市生活,是之前做项目里得到小小的体会和启示。
说到公园,首先是公然后是园,公园应该是属于公众的,是一个公共开放的场所。作为公园来讲,刚才代博士有提到很多公园的历史,包括从最早的英国的皇家的一些公园慢慢演变成这个是伦敦的海德公园,差不多两百年前的公园,现在整个的公园的状态非常好,有一个小型的画廊,隔2、3年都会有不同的艺术装置在里面,其实是非常具有活力的公园。慢慢到了纽约的中央公园,300多公顷的场地,在一百多年来不断的注入新的活力,不断成为城市公共开放最佳的领地。这个是之前欧博在华侨城做的生态广场的项目,因为原来我们在这里办公,在这个地方工作和生活了十几年。这个项目对我个人影响非常大,建立了我关于公共空间的想法,我们每天会观察老百姓怎么使用这块场地。怎么样的空间、尺度会受欢迎,怎么样的场所、树木大家会喜欢,白天是什么样的行为习惯,晚上是什么样的行为习惯,非常荣幸我们做了这个公园。
华侨城生态广场
图片来源:祝捷
人才公园的项目面积不大不小,差不多77公顷,湖面是33公顷,跟深圳湾一桥之隔,海岸在中间会断开,但是因为要保持水质,水是外海引进来,整个公园是非常特殊的,是像我的小孩一样的项目。
后面重点以人才公园项目作为契机,谈一点自己的感受。我先讲“时间”,我们常说景观是一种生长的状态,不是建成了就固化、一成不变了。时间性一方面是空间的适应性,我们今天去想一个东西其实局限于当下的认识,在未来不一定适用,我们希望这个场地为未来提供适应性,在这里体现关于过去、未来、四季的命题,关于平常的生活,关于节庆、清晨和黑夜等等。
人才公园
图片来源:祝捷
这块场地今天看它是一个公园,在20多年以前就是一片海。在1990年之前整个的后海这块都是一片大海,2000年现在公园的所在地还是一片海,2004年安托山公园砍下的石头慢慢填到场地里,慢慢变成绿地,留下了湖体。
“时间”在项目里有非常强烈的印记,也许大家去公园看到是美景,如果我们愿意去深究一下,它10年、20年前是什么样子,有一些这样的疑惑。我其实想在项目的设计里解答这样的疑问,有小的设计体现整个土地和海域的变迁,但是这些设想现在变成了大草坪,上面有一块石头,这是非常遗憾的部分。
整个场地的变迁
图片来源:祝捷
这个项目很明显,深圳湾是线性的空间,突然有一块放大嵌入到城市里,像一个项链的吊坠。这个吊坠深入到城市里,它跟城市的关系、整个场地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这个项目一直在变迁,我觉得时间性在这个项目里体现非常的明显和深刻。
这个项目的起源在2007年,那时候我还是助理,和外籍设计师一起做这个项目的第一版设计,当时的项目用地非常大,包括现在的华润总部等在内,差不多100公顷,但是因为用地的原因不了了之。过了五年之后又进行了投标,当时范围是60多公顷的,中标之后连续接近六年设计和建造。2013年这个场地又缩小了,接近62公顷。我们一直在做,现场在按照施工图建造了,突然有一天说这个公园加了一个主题,组织部希望在公园体现“人才”主题。基于这个契机在原有的公园设计基础上重新思考,怎么样让公园本身的空间跟主题很好的结合?在北面又多了一块十几公顷的用地,我们把它做得更加开放和自由,植入更多城市公共空间的可能性。
像项链吊坠一样的公园体现了时间性,2013年增加了“人才”的主题
图片来源:祝捷
说一下整个项目的数据。这一圈如果喜欢跑步,一圈2.7公里。整个区域里会有很多的功能分布,我们认为公园设计不是孤立的个体,我们希望公园的建设能够带动周边,并且能够跟周边发生非常好的融合跟渗透。所以在设计的时候我们从城市的蔓延方式,或者说怎么跟深圳湾更好结合这个层面考虑比较多。首先对外的界面希望更开放、融合,能够变成城市公共开放体系的一部分,内部的界面希望跟水产生关系。
在整个的公园的设计里,刚才说到场地原来是一片海,变成了陆地,现在又变成一个公园,所以“海”这个关键词一直抛不开。在公园的设计里试图用离岛,这种不是特别的直观但是隐约感觉有关系的元素,通过这种元素呼应场地的精神。后面在这5、6个离岛上面做了红树林的,原来设想的是生态海洋湿地的概念,但是去年5月份彻底改变了我对这块场地的认知。去年5月份整个的工地在建设,差不多3、4万只候鸟飞到这个场地,停在离岛上。当时在工程的阶段会有很多的沙石滩,那些鸟的腿很短,只能停在沙石滩上,他们原来是停在深圳湾公园的,后来深圳湾公园建设之后这块场地成为它们选择的目的地。因为这个契机,观鸟协会觉得它们挺可怜的,在城市里找不到落脚点了,它们既然选择这块场地,我们就觉得有责任、有义务把这块场地保留下来,我们后来把植物都拔掉了留下沙石滩给鸟。
留给候鸟的沙石滩离岛
图片来源:祝捷
整个公园的时间维度,我们希望留下一些印迹上的方式表达过去,但更多是希望关于未来。可能设计师很多时候可以预测一些行为,但是很多行为不可预测。关于公园的空间,我们认为不要做得太满,我们给未来留一点余地。所以我们会留出很多场地,希望通过城市的发展和市民自发的行为赋予场地真正的功能。我们不去建立它到底是什么功能,但是这种功能有很多的可能性,包括这块空间中间做了很多分割的绿篱。当时的设想是变成公园室外的画廊,这个画廊有各种的装置、雕塑在里面呈现。我们在看雕塑展的时候,看这个雕塑的时候后面是另外一个雕塑,对视线有干扰。我们希望将空间做一定的界定,将空间做区分之后,人们观赏的视线不会被干扰,可以在空间游走。我们希望城市有更多的装置、雕塑,或者是举办雕塑展,在场地自由生长。
空余的场地,分割的绿篱
图片来源:祝捷
大家会觉得这个公园很大,这个广场有点空、有点晒,但是实际上我们做过很多的调研,我们发现城市非常缺大型的搞活动的广场。这个场地我们希望能在湖里举办龙舟赛、帆船等,这是我们设想出发的地方,这是2007年-2009年F1比赛出发的地方,希望这个码头延续当年场景的功能。我们未来设想有一天有各种的活动在这个场所实现。
最开始想做一个海鸟的装置,从海上飞入城市,把南山公共系统串联到海岸城体系里。原来没有预想下面会发生什么行为,在10月1号开园那天,中间变成了T台秀。这种行为是预测之外但是发生了的,包括公共艺术在公园里的介入,未来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广场,从海上飞入城市的海鸟
图片来源:祝捷
我们要在公园做一些景点,但是公园应该变成日常,能够为城市审美的建构提供一些好的帮助,让大家能够在美的环境里生活,比如说小孩在这么美的公园里成长,相信对他的审美的建构是有一定帮助。这个雕塑叫“我是IT人”,在水里的倒影会形成0和1的概念。
我是IT人
图片来源:祝捷
时间性离不开植物的主题,所以植物是我们非常重视和关注的点。因为四季变化在深圳不是特别的明显,我们想通过一些方式让大家感觉到不同季节的变化,让大家在整个园子里逛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的花突然开了,这一条静谧的河谷旁边的紫花风铃木开了,地上的紫花翠芦莉开了。我们希望在公园体会到季节的变化,时间性在公园里留下痕迹。
我们在设计和施工的阶段去过这个公园接近200次,如果按照一年来算,可能一半多的时间每天泡公园,我会非常深刻的感受到这个场地每一刻的变化,比如说早上去的时候太阳从深圳湾的方向升起来,我们设的这个平台有老人在里面打排球了;下午我们去看现场,太阳刚好从这边落下去,美极了,整个湖水闪着金灿灿的光,那一刻非常的感动,觉得需要看落日的地方,所以我们设计了落日台,人可以坐在这个地方看落日。可以通过框景看到城市和自然的对话,现在已经实现了。
落日台框景
图片来源:祝捷
那天去到现场看场景,我也挺开心的,能够让大家在公园里感受到白天、黑夜、日出、日落的场景。现在基本上看不到大南山了,大家看到都是高楼,飞机飞得比较低,整个的底部被太阳光照得金灿灿,非常美丽的场景。那天我看到这个场景时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们看到落日是一个,你会发现这个地方好像有3个落日,我们的城市反射了太阳之后再倒影到湖面,桥上的灯光跟整个的城市融合在一起,这个桥会是非常好回望整个城市夜景的地方。
桥上的三个落日
图片来源:祝捷
第二个是城市生活,公园是为城市服务的,我们核心的出发点希望通过公园的设计、建造真正为城市里居民的生活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正面的影响。这个分主题、日常还有诗意这三个角度。
关于主题,这个公园一定是没有办法避开的,因为它就是人才主题的公园。我们在做设计的过程当中一定会有很多的博弈和平衡,这个不是今天讲的重点。虽然我们有这个主题,但是更多是以人作为主体去做设计。我们不希望用一种特别直白的方式去呈现主题,我们希望更含蓄、往后退的,让大家不要有距离感的方式呈现,让大家感觉到这种主题。
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个桥体,让大家有一种脱离陆地在水面的体验。在栏杆的位置做了π小数点后2017位连续的数字,因为这个公园是2017年建成的。这个对施工单位很崩溃的,需要对应每一个数字。前两天公园管理方跟我们说昨天有人投诉,有人发现2013位和201几位的数字错了,真的有这样的人数后面的数字。
π桥
图片来源:祝捷
其实说到人才,我们更多会设想到智慧层面。当时做了两个小的主题构建,这个是最美公式长廊,因为数学有10大最美公式,但是大家不知道或者并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我们把最美的公式放在顶上,通过太阳投影在地面上,大家走路的时候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光影,在夜间会有一些投影,是一个互动的投影,在白天和晚上都有比较有意思的场景。
最美公式桥
图片来源:祝捷
我们一直认为公园是可以为特定的人群、日期、主题服务,但是更多是为日常服务的,所以公园里日常才是根本,希望让公园生活让整个城市生活饱含诗意。比如说这条跑道,据我了解应该是深圳公园里质量比较高的跑道,这个跑道的等级标准非常高的,一层铺完干一层过几天再铺一层,这个跑道需要40天工期,总共铺了8层。跑上去的脚感非常的好,跑完之后有一个小房子冲凉,微信扫码就可以进去。
跑道
图片来源:祝捷
孩子的未来就是城市的未来,我们希望给孩子在公园里有更多玩乐的地方。小孩子很喜欢玩沙,我有两个不到5岁的小孩,他们见到沙子简直疯了一样,再暴晒都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做了很大的沙池,很不幸把树种下去没多久就来了3场台风,剩下的树没有几棵了,种的树不是特别的理想,本来这个地方是有树荫的沙滩空间,我们希望小孩子坐在树荫底下玩的沙子。这个沙子里有比较好玩的小装置。旁边有一个洗手的地方,小孩有时候玩一玩该吃水果了,可以在旁边直接洗手,包括有直饮水。
这两块场地不是全部小孩子玩的地方,我们希望小孩去公园里发现自己喜欢玩的地方,比如说我们有沿着河边的沙石滩、碎石滩之类的。或者是在小的草丛里观察蚂蚁搬家的过程,我们希望整个公园变成孩子玩乐的地方,我相信这对小孩审美的建构很有帮助的。我们还对每一棵树做了二维码,希望小孩子来到这个园里问这是什么树?我们告诉可以更详细的介绍。
属于小孩的沙池
图片来源:祝捷
这个区域是希望做淡水的湿地,把整个公园雨水汇集进行了简单处理,如果满了就排到湖里。主要种了一些芦苇、紫花翠芦莉等植物,但是原来考虑的湿地的状态没有办法实现。在这里面希望活动的空间跟场地很好的结合,比如说有观鸟的台子,在这个树荫下,大家周末可以去野餐的地方。因为这是市政公园,不允许盈利性建筑在公园呈现,只能是管理型的建筑。但人才公园有一点小小的突破,在公园里有一个小房子提供餐饮,可以坐在湖边喝咖啡,看书。我们试图把城市公共建筑的功能融入到现在的公园里。
整个公园最后实现的状态还是跟我们最开始设想的比较接近,现在正在整改,这个地方的玻璃栏杆还是要加上去,室外的桌椅我们也尽快加上去。因为很多的设施都还没有真正的完善。
人才公园
图片来源:祝捷
刚才说的候鸟每年来两次。前两天差不多来了几百只鸬鹚到湖里抓鱼,我们开玩笑跟公园管理处的处长说,不能让它抓鱼,公园禁止抓鱼。我们认为生活是关于人,也包括人跟自然怎么样融合,刚才有说到跟植物跟鸟,雨水花园。我们希望做更多对生态、对海绵城市有所帮助的东西,同时也是非常美的场景。
在公园南部的地区会有很多的沟,最初的设想是一条内河,有雨水净化的作用。因为海水的湿地可选择的品种非常少,但是做成雨水花园、淡水世界就可以呈现非常美的环境,同时整个雨水都可以汇集到这个区域里,到一定的高度就可以通过下面的闸口溢到湖里,布置的湿地植物可以呈现气象的变化。
最后就是放一张很有意思的小照片,在公园巡场的时候见到一群大妈在自拍,其实她们负责在园区清除杂草,前天晚上因为赶工做到凌晨三点,我问她们觉得公园怎么样?她们非常喜欢,她们说朋友都觉得非常好,特别羡慕。那时候我好像离理想又稍微近了一点——做一个很朴实的,人人都喜欢的公园,让公园没有距离感。
让公园没有距离感
图片来源:祝捷
我觉得做公园或者说未来城市的公共开放空间,有三个关键词。首先是“在地”,一定要充分挖掘、理解、尊重场地。去一次是不够的,你去看一次现场就回来画图是远远不够的,场地一定要多去,不同时间去,不同季节去。第二,要跟场地里的人聊天知道他们要什么,预测未来的需求。基于这个场地充分尊重人性,要知道别人要什么,从他们的需求出发。最后希望公园应该是有诗意的,公园给这个城市提供美好的空间,让城市里的市民,让孩子能够从小在非常美的环境长大,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他们未来要做得更好的事情。
最后回到主题,希望让公园能够成为时间和城市生活的剧场。我觉得这句话一直在影响着我,也是欧博的一个价值观的体现,“在我们未来的规划中,把房子建成人人都喜欢的景观,并且能够进入历史!”
 
刘子明:自然公园
深圳奥雅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最近公园变成“网红”了,我本科是读风景园林专业的,在国内工作了四年,到法国待了六年多。因为我学园林出身的,到了国外工作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研究城市,有各种尺度的。2010年回国到现在已有七年的时间,我自己每做一个项目就会做一些总结,我觉得我们可能研究的是自然和城市的关系,如果一定要提炼的话,可以提炼出所谓的自然城市的理念。自然城市说的就是在城市里根据场地的地形、地质、地貌、风、水、土等等各种的特征,先构建一个相对比较合理、科学的自然生态的体系,再把城市放到其中。
这个是在法国我的老师的工作室做的一个项目,这个是之前废气的煤场。过程中做了大量的考察,把场地的废弃的东西是否保留不取决于设计师,取决于各种其他的关系。这个项目要拆,项目地这边有山包,这边有乡村,这边有城市,基本上是自然的景观和城市的公共空间。这个场地是比较低洼的,我们让它更加的低洼,再基于低洼的场地形成一系列椭圆状的空间,让这些空间延续到周边去。
延续到周边的椭圆状空间
图片来源:刘子明
最核心的场地先构建地形,使场地本身的土地变成一个湿润的场所,在湿润的场所撒一些种子。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整治它的空间,同时用场地已有的石材、煤渣、包括木材等去构建整个场地。整个椭圆的空间,其实有不同的功能,比如说这些地方跟水生态有关系,这些跟活动有关系、跟草地有关系,跟小林子有关系等。这个项目大概有10年左右的时间,在欧洲有一个项目不容易。
椭圆空间不同的功能
图片来源:刘子明
第二个项目是安托山公园,从场地本身的出发,现状的机理基本上是这样子的。我们做了比较艺术的做法,直接把场地表面的机理贴到场地里去。光有这个不行,所以在此基础上我们肯定会跨过它的空间,塘朗山到安托山再到世界之窗等等,北侧的生态廊道包括南侧的生态廊桥都有。
基于场地岩石肌理的设计
图片来源:刘子明
安托山东西两侧的空间会有连接的关系,同时在此基础上会形成一系列的口袋空间,把不同的博物馆搬到上面去。然后水系也是很重要的,西侧的水体整个的山体是比较好的,本来有这种桃花源一样的谷地的形态;东侧是基于现状的同时设计完善环线,形成各种不同的水体。当时没有提出所谓的海绵城市的概念,其实海绵城市在国外已经很多了,比如说这种地方每个不同的层级对应的植物以及对应的动物都会有所不同。然后就形成了这样一个东西,因为西侧改变的东西不会太多,当然西侧也是比较完整的山体系的景观的设计,跟东侧的景观体系也是连接起来的,肯定也会有这种景观空间上的变化,比如说这个地方是生态廊桥过来经过这一片水,然后又是狭窄或者是压抑的空间再是开敞的,都会有不断的变化。
垂直空间上口袋场所整合与利用
图片来源:刘子明
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无数的景观区域线,比如说从东侧路口到山顶有类似于景观序列线,我们看这个平面很复杂,但是其实到场地本身也是相对比较简约的,建筑也是根据石头或者是石材的感觉做的,通过地形在这个裂缝中做东西,集中在这个地方。水是非常重要的,其中有一个局部的水,这种可能是生态的,这种是景观的,我们有做水网的修复,这里就不谈了。
景观序列
图片来源:刘子明
建筑院落的空间是插在山体上形成一个整体,前面有景观。有收集的雨水的建筑,有一个表演的戏台,有观众坐的地方。其实还是挺简单的,没有做什么东西。
口袋空间也是跟地形、跟建筑都有这种关系的,比如说我们有的口袋空间可能跟水有关系,有的口袋空间跟植物有关系,有的口袋空间跟舞台、包括体育的活动,以及一般的休闲活动都有关系。建筑跟景观融合,基本上是保留现状的山体。
建筑和景观的融合
图片来源:刘子明
我们发现场地上有蝴蝶的资源,所以在顶上做了收集雨水的装置,这个东西是灵感来自于场景,在场景下做成的蝴蝶花园在这个空间里。
蝴蝶花园
图片来源:刘子明
后来又参与了华大基因库的景观设计,据说施工差不多了,没空去。这个也是在一个谷地里,这个建筑是坡地状的建筑,但是确实两个建筑对着空间太窄了,所以先把小山包削了,再做建筑。当时设想以中间这条水道为核心,这是收集山体的雨水最多的地方,水面比较大,先把水地盘活。它的这种生态特征植物特征更活跃,向四周扩散一直沿着城际的建筑上爬,直到屋顶,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有,景观序列还是比较丰富的。这个山谷是甲方要求的,要做一个桃花源。
有的谷地相对比较自然的,有的是跟农作物也比较密切的关系,因为华大基因有农业和基准的基因,需要有农作物跟这个水体有关系等等。屋顶也做了一些跟农业有关系的设计。
华大基因库
图片来源:刘子明
还参与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没有中,是肇庆市七星岩的北路口,当地有一个比较好的东西——端砚。这种地方的项目,当地的领导更在意什么绿叶、主题,而且肇庆的地方有很多山体、有水,我们把这些东西说成端砚的山水,提取这种要素。这听上去有点扯,反正有这么做了。这个建筑也是把它从端砚里撩起来,就形成了这样的图。这个建筑的体量不小,贯穿了整个城市的绿道的部分。
“端砚的山水”效果图
图片来源:刘子明
最后放一个视频,最近做了一个投标的项目“不幸”中标了,是一个科技园跟湿地公园的结合的东西,我自己觉得还可以。
(视频)
成行:一些想法
James Comer Field Operations中国区总监
其实我们公司的深圳办公室从2013年开到现在都没有参加过交流活动。大家看到我的标题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有点怪,其实这个题目很简单,有两个新公园要开,专门去走走看看,谈我们对这两个项目的看法。通过我对这两个项目的看法,来介绍一下公司实践中的对比,因为很多大的东西在宏观的层面都能够达到概念的统一。
首先谈一下“弱势的成年人”。人才公园在我家旁边,家里人经常去逛觉得特别好,他们的反馈很简单,就是因为人才公园有一个儿童活动场地,包括香蜜公园是人气特别高的地方也是儿童活动场地。其实设计儿童活动场地是很容易让景观有活力的方式,我们会明显的感受到幼儿、孩子是一个很容易被满足和出现活力的群体。
设计儿童活动场地是很容易让景观有活力的方式
图片来源:成行
相反,整个的设计中成年人的层面是弱势的。我听到景观设计对成年人的描述是有些人会在这里吃盒饭,美团外卖在这里聚集,或者是广场舞大妈,却很少听到成年人正式的说法,其实成年人在景观设计的过程中没有被细分。我们有一个项目最近刚刚落地,还在整改,就是万象天地商业的景观。这个项目把一个年龄阶层的人拉出来,所有商业的材料选择,包括景观设计让我们觉得有对应这个年龄层的调性。我觉得景观设计虽然再公共,但是势必要对成年人的特点或者是成年人的活动做一些关注。
看我们公司的项目,可以让成年人比较有体验,比如说洗脚或者是晒太阳或者是不是那么专业可以玩的空间;把广场舞大妈提高一个程度,跟艺术院校做一些结合;包括一些很有趣味的属于成人的座椅都是在发掘主流人群的性格或者是使用功能。这些是关于场地的使用和一些功能的安排,要使80%的人真正得到功能的满足,而不是只服务特殊的群体,显得好像做公厕、做过道都是为了残疾人。我们应该关注一下社会真正的核心力量
跟艺术院校做结合
图片来源:成行
有趣的凳子
图片来源:成行
第二个是我想谈特色还是负担?我们做了这么多的特色公园,有些特色公园是有一个小众群体希望有一块场地给他们用,因为在大部分的场地中他们是被禁止的。但我个人比较反感某部门说要做一个特色公园,其实看人才公园这个项目,我觉得公园里做得最好的是整个公园跟水的关系,不管是生态还是湿地以及软硬的处理都比较精彩;但是做得最差的部分莫名其妙,PARK这个英语的字母扯得有点丑了,最美公式桥我也很难理解。
做设计的时候是争论这个方法是不是更加有趣,艺术和场地能不能结合得更好?这么大的社区公园或者这么重要的地方说是“人才”,我觉得有点在宣扬自己很爱人才,感觉像皇上在等人才。我觉得这个公园在没有这些东西会很纯粹,是讨论环形的环岛,转一圈有水的体验,体现人跟城市发生了关系,但是这些附加的东西让你意识到你在人才公园,这件事情有点过了。香蜜公园这个主题也挺明显的,是关于荔枝林。但是有些主题其实没有必要给一些特色,深圳如此做特色有点太没有自信了
另外一件事情,我们在深圳做了这么多的项目,发现一个很难沟通的点,也是我们汇报方式不一样,我们跟甲方,包括业主沟通的时候,关于“特色”的事情一直以来很难对上点。我们感觉到“特色”在很多人的脑子里是丰富的东西,但是我们对于特色是很简单的东西,特色不是万花筒。回顾纽约高线公园项目,当时很多人做的方案比我们的夸张很多,我们只做一件事情:用本地物种的草来做景观。这个概念放在今天听上去特别的胆小,后来的公园可以看到铺地系统以及铁轨的暗合,包括场地的应用,包括利用结构做的看台。
俯瞰高线公园
图片来源:成行
另一个项目是这个废弃的码头要做成滨水码头,设计极其简单,做完之后很多人觉得极其无聊,一个草坪,一个高的看台。其实它的特色很明显,这个公园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把人放到很高的地方,在高的地方你会发现水很长,桥很高,就做这样一件事情。我们跟甲方沟通的时候觉得特色发展不够,这个是我们在一些实践中困惑的地方,特色不一定是万花筒。
特色明显,水很长,桥很高
图片来源:成行
这个是在太子湾做的竞赛,在整个的沟通过程中一直被质疑什么都没有做。其实我们的平面很平衡、很简单,就是一种形式的游览过道拐来拐去成为一个码头,不停地重复这个机理,该绿的地方绿,该硬的地方硬。招商就认为这样的东西建出来之后不一定有人来。我们在想是不是祝捷做的人才公园只谈城市跟水的关系就没有人会理解这件事情,一定要按星光大道、或者是最美公式才真的有人理解,我觉得这也是设计师的纠结。
太子湾项目竞赛方案
图片来源:成行
这是香蜜公园特别感动的一个点,我觉得桥和步道做得很好。深圳的景观选择太丰富了,自然环境特别好,一直以来被忽视的硬景和材料交接的东西,在两个公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更欣赏做硬景的景观师,很多硬景的做法或者是图案都是推敲过的,这种小细节就是工匠精神,在深圳有很多的细节完全没有办法做。这个是香蜜公园比较好的桥,所有的灰色跟自然面做得很有质感,包括没有收边的桥,你看到这个细节觉得这是设计质量很明显的体现,收边做不好你会发现没有细节。
香蜜公园的桥
图片来源:成行
这个项目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做所有的灯,最后的施工效果都很好。我觉得把硬景做得很精致,真的是一个城市特色或者是城市性格的体现,如果做得很糟糕会认为深圳是一个山寨的城市。可以看到这个项目有很多的交接,就是景观师在做很多建筑师才能明白的事情,这个项目就能变得很有活力,包括做工特别精致,控制所有的尺寸,包括材料颜色的配比,但是软景相对来说更放松一些。
对硬景的把控
图片来源:成行
最后也是回应在人才公园谈的建筑跟景观的关系,在国外景观公司是景观公司,建筑公司是建筑公司,建筑的公司不屑于做景观小的东西,景观公司无力完成大的建筑项目。我们在美国很多的项目,不管是再小的房子,哪怕是厕所和亭子,都有很好的建筑师跟我们合作。在中国,甲方希望一个公司把所有的事情全干了,厕所什么都要自己设计。
这个是芝加哥海军码头的项目,可以看到这个看台跟景观结合很好。所有的交接、形态以及跟景观功能的呼应全部在景观设计的过程中由建筑师配合,可以看到城市场地的关系,这样的建筑跟景观才能真正构成一个场所,而不是分开的,或者是建筑跟景观没有关系,或者是景观勉强在设计一个建筑外形,由很差的建筑师来实现它。包括我们做了一个很酷、很炫的坟的构筑物,其实这只是一个厕所。对于很多的小公司来说,做景观的公司怎么来处理建筑,原件怎么样的配合都是很大的问题。
跟景观设计相呼应,很酷很炫的厕所
图片来源:成行
再谈一下艺术跟景观的问题,我们作为景观建筑行业,在艺术门类中是靠后的,我们力图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学习很多艺术家,把他们的东西做成景观的元素,而不是在场地中摆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比如说我们的桥下很早就会跟艺术家做成沟通,或者是团队中有这样的背景的人。我们试图让艺术设计或者装置艺术能够成为真的景观元素,而不是景观设计师请来一个艺术家放这个东西。
让艺术设计或者装置艺术能够成为真的景观元素
图片来源:成行
我们所有的设计基本上从形式开始,对形式特别的执著。我们在一丝不苟把形式用到软硬交接的接缝去,它会形成很多丰富的变化,但是所有的语言都来源于形态的控制之内。这个景观是用的叶子的形态,我们想让它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这张图的放大,而不是这张图另一个层次的解读,我们放大可以看到做了很多细致的设计,比如说水景的交接关系,以及坡道和背面做得特别漂亮的厕所,所有的设计当中在上一张总图的时候你会看到是进一步细化而已,做到这个程度发生了尺度的改良,这个形式本身是结构性很强的内容,这个使我们的很多公园在往精细化走的时候显得很有力量,不是总图上看上去很潇洒,走过去全是方块块,这对我们的设计师有很高的要求,不能随便用新形式,或者是变通的方式,可以看到所有的水景交接的地方都在不同的重复。
细节是总图的放大,而不是另一个层次的解读
图片来源:成行
这个项目就更加走向极端,全部都在严格遵守圆的秩序,可以看到植物的种植跟圆发生关系,以至于放一个乒乓球台都要画一个圆圈,我们做这样的凳子,做一个儿童活动架也要半圆弧。香蜜公园其实在朝这个方向走,景观设计虽然很随意,但是完全有一个思考的过程,或者是建筑设计从大概念、大规划落实到每一个细节。
走向极端的秩序
图片来源:成行
最后要谈的是景观雄心,也是代博士给我们画了深圳城市的绿图,是城市建设之后,绿色从来没有主动构成城市关键的空间因素。景观究竟能不能在规划作为很重要的点?在深圳前海的概念规划做了几条水廊道公园,试图用水廊道公园作为新的城市中央公园,中间次级的中央公园作为城市交通枢纽的联系站。这个公园不再是建筑用地的边缘,或是自然形态的绿块,景观空间的规划从城市最开始作为核心的主轴,让景观行业不是为了跟规划行业或者是建筑行业做对抗。我们觉得如果城市从公共空间或者是景观空间考虑,少一些经济或者是开发面积上的考虑势必城市会更好一些。
 
祝捷:听到成行说的特别开心,其实大家做设计的过程中,大家能看到问题真正本质的东西,景观应该站在城市的角度站在用批判的角度看待现实的问题,一把辛酸泪就不在这里说了,最后的结果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我觉得我们一直保持着一种初心,希望给城市带来更美好的东西,可能方法不一样,角度不同,但是应该是这样子的。
 
成行:今天虽然很多的内容对他生态公园有所意见,他能够理解,我们都在经历相同的事情,设计师在做大项目的时候肯定会受到外部的干扰,设计师能做的东西特别的靠后。 
 
曹睿芝:热带,再生,深圳人
MLA+国际建筑规划设计事务所
香蜜公园从2014年策划到2017年建成,我们公司其实只在竞赛阶段有参与,后期的施工的阶段只是做了一个跟踪我是去年进入我们公司的,要我介绍香蜜公园的项目的话,我需要回去问我的同事。而且,在2014年酷茶会上也已经介绍了,大家想了解可以去现场看香蜜公园我更多以个人的角度谈谈这个公园,出生成长在长三角,在荷兰生活了5、6年,今年刚来深圳,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看法和观察,一共分为三点:热带、再生、深圳人,可能没有前面的嘉宾那么专业性。
第一个是热带,我是杭州人,跟所有的杭州人一样,我对桂花是很有感情的。刚来深圳的时候2月份在后海闻到桂花香,那时候很兴奋,兴奋完了很疑惑,2月份桂花开了?我对桂花是秋天的植物这个认知错位了。
桂花
图片来源:曹睿芝
另外,我在荷兰有一个很喜欢买买买的小姐妹说:“在荷兰买大衣是最划算的,可以从一年的10月份穿到第二年四月份,大半年都可以穿”相反,荷兰的夏天,每年只有几周,所以荷兰的夏天可以看到满大街的少女都穿吊带反过来,深圳冬天短,真正意义上的冬天只有1、2周。我刚来深圳时,其实那个温度可以穿风衣,也可以穿呢大衣的,而满大街人都把呢大衣穿出来。他们的心态都是一样的,再不穿今年就没有机会穿了。
夏天穿吊带的荷兰少女
图片来源:曹睿芝
左边的是我老板,今年7月份来深圳的时候,我跟他路过了小学的操场,他看里面没有人,说:“中国的暑假怎么放的?”那时候我意识到放暑假了,深圳从4、5月份就开始热起来了,我对于暑假的认知完全丧失了。右边是我同事,在深圳工作生活过5年,去俄罗斯生活过三年,他说在深圳这五年就像五年长的夏天,在俄罗斯的三年相当于三年长的冬天。
老板同事
图片来源:曹睿芝
说了这么多,我是想说明,对于深圳偏热带的气候来说,深圳的景观和公园肯定是大开大放、明暗分明的,这点从规划上也能得到认证像荷兰出现对光线明暗把握很细密的画家,意大利出现了对于光线的雕塑感把握比较准的画家。落到景观上也是这样子的,这是荷兰的景观建筑师,你可以看到他的作品都是有点暧昧、有点细腻的,我觉得这样的景观建筑师不可能出现热带的地方。
荷兰景观设计师的作品暧昧而细腻
图片来源:曹睿芝
在深圳这样的地方晴雨对于景观的影响大于四季对景观的影响,基本上木棉跟桂花都是2、3月份开的,不太能够感知到四季的变化。另外,果实是南方的福利、馈赠,深圳香蜜公园有很多的荔枝,让我想到西班牙的城市也是有自己的主题水果的。
热带带来的问题就是人口,80%的人口都是在集中在这个维度区间,加上中国的国情和深圳经济、地理因素,导致人口密度比较高。在我看来,深圳很找到没有人用的公共空间我第一次到海岸城底层的时候觉得好惊讶,这样的空间在深圳还有这样的活力,首先是热,其次是人多,这种空间放到荷兰是不会有人去的。人们对于新公共空间的需求远未饱和,开一个公园火一个。并且,深圳是豪宅和城中村对接的城市,公共空间相对来说是公平的。
第二个点是再生,刚来深圳的时候发现有很多奇妙的地方这个是福田有一个花卉世界,车开过完全发现不到里面是花卉世界,里面的活动量包括交易量非常大,现在被拆了。这个是蛇口的礼拜堂,是工厂建筑的建筑,做得挺精致的这个是烧烤街这些都还挺奇妙的对于我来讲,深圳就好像你去超市买了吃的放在桌上,来不及开始做饭,这东西就开始投入使用了,在中国做设计就是快刀斩乱麻而不是欧美的精耕细作。
花卉世界、教堂、烧烤街
图片来源:赵睿芝
新深圳人的角度讲自己的看法,我们上个月在北京设计周展示香蜜公园的项目拍了一个视频,是我的同事去现场采拍的就随便采访了好几个人,都是寻常老百姓。但是,他们对于公园的感受、感知都非常的精准,几乎可以用来做设计说明,这个视频给大家分享一下。
(视频)
提问:收获大大的。刚才他们有一些设想构思确实可圈可点,其实每一个人审美都是有差异的,都有个人的偏好刚才有一位设计师讲了很多东西是有痛苦的,不是他原始的想法,是几方面折中的结果,很多设计出来的东西是投资商、政府,还有设计师几方面设想的折中有一次听到有一位投资商,我们讨论我们的方案,他们都觉得很漂亮、很高大上,好像要超标,但是我的意思是可以用省钱的办法达到这个效果后来他在其中讲了一个事情的时候,提醒所有的设计师不要甲方否定你的观点或者是提出质疑时,你就开始动摇为了迎合改变你的设计初衷,事实上你们觉得你的观点好可以坚持同样的观点,有些政府领导或者是投资商,他可能觉得你觉得好就可以坚持因为设计师接触的项目多,你是专业研究这个东西的,应该是最有发言权,你认为好是应该坚持的,不要由着他去改有时候你觉得这个东西好还是要适当坚持,不要为了巴结讨好一天到晚就改图,这是我分享的想法。我们有时候不一定甲方怎么说跟着他们来,因为你是专业的人士,他是非专业人士老师带着幼儿园的小朋友,你听幼儿园的小朋友的话还是自己的想法不能由着幼儿园小朋友来,而是有你自己的观点、你的思想,坚持自己的看法,特别是要对自己有自信,对自己不自信就另当别论了。
 
主持人:是的。
 
提问:这儿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帮深圳市规划管理中心做关于深圳市公园建设与管理的研究,深圳市政府已经意识到一些问题,已经建成的公园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我们是使用者,使用的时候没有合适的场所或者是功能性的满足、美观性的满足,从您做了很多国内外的公园,咱们国内做公园建筑对前期的规划和设计方面从体制上也好,或者是设计这方面的提升和未来发展趋势的变化是怎么样的?
 
成行:我觉得从一开始规划很多城市不是大马路吗?街对面的商业服务不了你的公园,导致公园是封闭的小步道,这种情况是天生不足。另外是建设方和管理方对于建筑事情很敏感,我们对商业,好像这个城市是因为商业变好的,但是大家又很恨商业。另外,国内的很多项目对自己挑个扁担卖东西是完全抵制的,但是很多国外这种的会有营业执照,总会有一个办法,如果景观的声音更大一些,在城市规划的早期对于公园周边的城市设计提出要求,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
 
提问:我觉得还是公园应该满足多种的功能,很多看到一个旅游景区太商业化就是很抵触,其实商业化的规范性不够,商业化的招牌、标识都没有跟整个大环境设计相呼应,所以看上去很杂乱、很不舒服,实际上后期的物业管理都应该有一个规则,我们设计出来的都应该有统一的跟这个想呼应的所有的东西设计,后期的建设都要匹配,这样就不会破坏原来设计师的效果,即便是商业化了,能够把商业跟公园、跟旅游的项目有机结合。
 
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在组织这个活动,看到那个公园的设计要讨论的问题就是公园的公共性,我们现在讨论一个公园的公共性设计师考虑从哪些方面考虑的?主要是公众容易接触到满足公众的需求就已经完成了公共性的使命吗?如果是按照这个考虑的话,我觉得现在的公园做得很差的公园都不缺乏公共性,只要有绿地、有公共空间永远都是满的,不会缺乏人群去的,比如说人才公园、香蜜公园没有多久都会非常火,那个公园不管做得怎么样都不存在讨论公共性的问题,那个公园去的人群大多数是老人、小孩,弱势的成年人,我去公园也是通过参加家庭的活动才会去公园,作为本身的成年人其实很愿意去公园的,平时走走放松一下是很愿意的,我离莲花山很近,但是不愿意去莲花山公园,我觉得那个场所不适合我去那里面,感觉很别扭,我想景观设计的时候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能老是考虑老人、小孩,残疾人,正常的城市人群,有没有工作的白领有没有对他们考虑?让他们有在很舒适的环境里社交或者是怎么样?
 
成行:我们在讨论公园本身设计的时候不会想公园在哪里,如果这个公园在深圳,这个公园里艺术家、独立思考的白领没有那么多,作为中国人对公共性本身有一个天生的点,我们可能在公共场合中会有一点什么东西,这个跟大家对公共性的认识有关系,比如说你觉得莲花山建的时候就是大家上山拜拜邓小平,包括设计师、祝捷做了那么多人才的主题,设计从一开始,大家所有的价值观认为公共性是那样的东西。
 
今天差不多了,我想最后啰嗦一句,进来之前突然想到几个月前做过一场关于深圳书城的论坛,结束的时候书城的老板说深圳书城特别提到咱们公共生活的问题,现在中国城市、中国社会公共生活是特别缺乏的,公共生活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他希望把书城建设成重构公共生活的场所,人去了不光只是看书,其实是相互间交流、摩擦产生新的想法,公园可以引用他的这个,公园也是在建构、重构我们的生活,从每个周末去公园的大家可以看到去公园的人都是以家庭伴侣这样去的,其实就是在重塑我们的一个新的社会的价值观的倡导,我最近在思考设计为幸福而生,应该怎么设计?设计为快乐而设计,应该设计什么东西,最终都会落到公园的展览中,非常感谢大家,也感谢几位嘉宾,感谢大家坚持到最后。谢谢!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同时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