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点:
时间:2017-05-10 16:48

主题:酷茶会121期:如何提升深圳建筑设计质量

今年是深圳城市设计质量年,中心提出了五大创新理念推动建立公共项目设计质量管控机制,并先后举办了一系列讨论城市设计质量的活动(文末有相关链接)。

本次酷茶会,邀请了设计处、建筑工务署等部门代表和建筑师代表共同讨论【如何提升深圳建筑设计质量】,上周五我们已经发过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工程管理中心副总建筑师冼宁提出的4个措施,并在文末就坏建筑产生的原因进行了投票,投票结果主要集中在“设计费用过低过劳死”、“甲方只追求炫丽效果图”和“评审专家专业水平低”三个方面上,究竟建筑质量如何提升?围观建筑师怎么看?
活动现场,桌子虽然不是圆的,但我们是圆桌讨论
■■■
酷茶会的下半场,继规土委设计处、工务署发言后,本次酷茶会主持人黄伟文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个项目的设计质量跟它的全流程都有关系,探讨设计质量应该是一个系统的、全流程的概念。有很多政府项目提出的时候是不是一种真正的需求?可行性研究、选址,提设计要点,然后做设计竞赛、选方案、实施方案和把房子盖起来以后的运营管理,所有过程都跟设计质量有关。
对于目前中国建筑师的处境,他提到库哈斯在二十多年前算过的一笔账:因为中国建筑师项目收入低、时间快,出的东西多,建筑面积又大,很多系数这么算下来,效率是国外建筑师的1250倍。这就是中国建筑师,有一种建筑师品种叫中国建筑师。
之后来自万科的薛涛、局内设计的张之杨、都市实践的刘晓都、汤桦建筑事务所的汤桦、建筑设计研究总院的黄晓东、勘察设计行业协会的李良胜、华阳国际的朱鸿晶和规土委设计处的王丽华先后就设计管理和中国建筑行业当前遇到的困境以及如何打造精品建筑提出了建议。以下是部分发言摘录。
声明:以下陈述文字和内容均为现场录音整理,未经发言嘉宾校对。主办方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来自深圳万科的薛涛根据他在万科的经验,谈到在设计管理中遇到的困难:
客户需求传递困难
我们跟设计师似乎对市场和客户的理解是有很大偏差的,但是我们有没有办法把所有这些知识都传递给设计师,设计师往往在一个规则内或者在一个城市空间内想象这样的需求。
任务书难以精准
在设计过程中虽然选择了设计师,但是任务书不精准,没有办法通向一个需求,包括城市问题、规划问题、建筑的问题,肯定是要大家坐在一起才能拿出最好的答案,最后其实是碰撞产生的结果。我举一个小例子,可以肯定说万科这么几年基本上不会选择境外的团队来合作,一方面,我们发现境外团队的旗子很大,派头也比较大,语言、文化的不通直接造成在设计管理过程中有非常多问题。
我非常赞同建筑师负责制,只是现在有多少建筑师能负得起
这个行业缺的是真正能把这个图纸落地的技术人员,其他都很过剩,而大项目的经理稀缺非常严重。我非常赞同建筑师负责制,只是现在有多少建筑师能负得起。作为业主,我们也希望支撑我们中国的行业这些优秀建筑师在这个行业力能获得更大的发展,包括收入,包括各种各样的发展,确实也有很多不太负责任的设计师应该离开,因为现在行业里确实充斥着很多这样的设计师。
来自局内设计的张之杨也结合自己的体会谈到了一些建筑设计质量的瓶颈:
建筑速度一味求快,质量无法保证
现在深圳正处在从速度到质量的转化过程,我们过去的速度一直在求快,发展商的速度、建筑师的速度。现在我们意识到跟国际看齐质量的时候,但是(求快)这个根本没有改变。
我就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在纽约的一个朋友去年接了一个项目,一个一万平米的私人的公寓楼项目。他收的设计费够我在深圳做六个项目,而且我每个项目还比他大三倍,可能我得做五个投标加两个委托或者三个委托,我才能够收到跟他一样的设计费。他的周期,甲方给的方案设计时间是八个月。然后施工图,他的施工图是建筑师做的,但是他大概有除了结构、机电之外的,灯光、交通等很多东西。
我想说这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什么呢?第一,我觉得建筑师负责制这件事情,我们不能理解为建筑师什么都负责,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和知识可以去控制那么多的项目。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我们好多项目、私人项目,我们跟业主说做一个样墙都没有时间,他不是没有费用,是没有时间。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解决,质量问题是很难解决的。
设计费比国际水平低太多,导致需要同时兼顾很多项目,难以出精品
刚才我说设计费的事,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呢?公开竞赛是很多的,但是竞赛面临的是只拖不欠,不知道什么时候给钱。每个项目的费用,包括政府的项目都是很紧的,而且付费是非常慢。我们建筑师的公司是不能拖欠员工工资的。我想要把自己的团队和设计师团队稳定住,你要招好的设计师。我们现在招了两三个国外大学的甚至是外籍设计师,他们的工资是国内1.5倍到1.8倍。这个情况就导致我们设计的,就是我们要接很多项目才能维持。这种就变成我那个在美国的朋友真的可以做精品,因为他一年就做一个项目,而且他每天认认真真跑很多次工地。但是我们同样的规模同时要做很多项目,在做的时候真的是真心实意、雄心万丈,做很多种方案,到实施、到后期服务的时候不是不想服务,真的是掰不开。
都市实践的刘晓都则重点谈到了设计师的责任问题,并对目前监理的作用提出了质疑,希望能够设立新的机制:
提高建筑质量,可能我能想到的一个最关键的词还是叫各尽其责,想办法让每一个介入方能够把自己的那一块事做好。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怎么能够提升我们自己建筑师的尊严?我做一个好房子,这是保住了我的脸面、我的尊严,但是我发现有很多人已经开始不管这套了,挣到钱我走人。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我是觉得这个形成了普遍的心态,那你再谈质量没有办法。我愿意给年轻建筑师更多的机会,让他们体会到做建筑师的尊严和快乐。这个事情很重要,就是他不想乱跳槽了。我现在也不愿意接大项目,为什么?因为大项目仍然要三四年的时间,我几乎不能保证我一开始设计的人从头能做到尾,我不断换人,这个质量一定是不能保证的,其实这是很大的问题。
包括监理是非常没用的,监理的作用是非常小的,就是他收的钱跟他做的事,那跟我们的建筑师是完全不能匹配。我认为如果有个机制,咱们把监理的费用砍三分之二,拿三分之一给那个,要求建筑师派出人员盯着,这个质量立刻就提升了。只有这样去做,其实才有这种机会、才有这种机制能够把我们这一环的质量控制住。
来自汤桦建筑设计事务所的汤桦除了对建筑监理机制也提出了质疑外,根据自己最近在郑州参与的政府项目,也对深圳政府是否能以新的方式组织招投标提出了设想,同时也指出目前的评审专家系统需要严格把关:
我们最近两年在郑州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大项目,叫龙湖项目,可能大家知道最开始是黑川纪章在那儿做了两个圆湖,后来是矶崎新在做,第一个圆被黑川做好了,第二个是环由矶崎新做。不像深圳的做法,那个老爷子亲自把关,他就在中国选了二十家建筑公司,一起来做。我就在想,这种项目为什么深圳干不了?按理说,我们深圳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一个城市,郑州那个是政府投资的项目,但是他可以交给一个建筑师统筹,而且统筹得非常好。因为他是建筑界的一个泰斗,大家都很尊重他,每一个建筑环节都亲自来审,评的时候都是他来评的,就说这个怎么改。费用政府出,设计费没有高多少。时间相当紧,老爷子亲自盯,是一个集群设计。我就想我们政府是不是有办法以新的方式来组织我们招投标这些东西?
咱们的专家系统一定要好好反省一下,我们的评审专家,我觉得要清一下门户了。有些专家也不是不负责任,非常负责任,但水平在那儿。我在想一个人的技术水平和它的鉴赏力水平完全是两回事,技术可能非常好,但是他的鉴赏力、判断力,这个不一定都有,而且大部分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如果是碰到一帮没有鉴赏力的,在技术上很牛的专家来评的话也是评不出好的方案。我们特别不愿意政府的投标,参加也是白投标,一百个只能中一个,这就是练兵了。
来自深圳勘察行业设计协会的李良胜从勘察、设计、施工三个方面来谈论建筑质量。以下节选了他对施工图设计质量及施工阶段质量的意见:
建筑工程质量是两个重要的质量,一个是建筑质量(方案设计质量、初步设计质量、施工图设计质量),一个是施工阶段的质量。
设计图纸要满足哪些条件呢?一个建筑一般来讲是建筑、结构、给排水、暖通和电气等多专业、多工种协同配合设计的。建筑只是负责建筑专业图纸的部分,但是五个专业要统筹协作,第一要满足规划建设法律法规的规定,第二要满足现在的设计规范及标准图集,第三是满足甲方的设计任务书或者合同,第四要满足项目现场客观的建设条件,第五点就是甲方或有关领导随时的、非书面的指示,第六点就是我们设计师自身专业化的能力、技能。这六个环节,任何一个地方有问题都会影响所谓的建筑质量。从理论上讲,评论一座建筑的设计质量优劣和水平高低时,都应该是在知晓(甚至掌握)上述要素的前提下,方可能得到正确的评价结论;否则就会有失偏颇、甚至错误。而在现实中,公众舆论则容易仅仅聚焦于最后一个要素——设计师自身专业技能。
而施工阶段的质量怎么提升?首先,将来我们的设计环节和施工环节必须要打通。第二点,我们要修改法规,法规不得指定使用什么产品,不能指定厂家。第三点,要求把施工图的审查合格盖章的图纸拿到施工现场。施工单位用的图根本没有施工盖图的章,那东西修改了好多但是根本没有经过盖章的,好多东西在那里面发生的,你不排除甲方蓄意修改完就干了。
来自华阳国际工程设计的朱鸿晶谈到了行业人才流失严重的问题:
公司去年到今年其实人才流失非常大,五年左右的人员流失量也是非常高,他们已经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有很多的出口,有一部分去了开发商,还有一些去了其他机构。我们公司的一些项目设计是非常艰苦、非常难的,像华阳发展比较快,它的工作强度其实比外面的设计公司高1.5倍以上。去年有一个项目连续加班两个星期,第二点早晨还到公司,这波人现在全都走了。这波人是做综合体非常好的人,他们是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是我们努力培养的一波人。
其实我们公司也在考虑人才的培养,包括一定水平的人才如何提升,比如级别比较低的员工可以通过什么获得一个晋升的机会,用比赛或者竞赛的机会达到他们跳级或者跃级的水准。政府这边也可以组织一些比较好的竞赛,让年轻优秀的建筑师除了这么苦地做设计之外也可以达到他的理想状况。
规土委设计处的王丽华最后总结道,其实我们需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大家讨论的问题非常的分散,但是从暴露出来的问题可以看出,这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从一个好的方案开始,现在这个机制就没有理得很顺。要把这些政策全部落地,又要涉及到很多阶段,很多部门。我们原来我们想如果要细下来讨论,第一条,什么是精品建筑,什么是我们追求的精品建筑,到底精品建筑有没有相对来说统一的价值观?在大众眼里、在设计师眼里、在甲方眼里、在领导眼里可能不一样。
我们更需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今年按照从上到下的要求,我们觉得首先会对建筑的城市设计要求加大管控。也就是说建筑,不能只是自己是一个建筑,甲方和建筑师在那儿揪着自己的建筑,这个建筑在城市中所承担的责任是我们规划希望管控的。
–(完)–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更多